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产经 >

风波下的张庭公司:豪华总部正常上班,大批货品正在打包

“加入TST,90后上班族月入29万?” 风波下的张庭公司:豪华总部正常上班,大批货品正在打包

明星合伙人、纳税大户、核心地段写字楼,在近五年的公众视野中,张庭(原名张淑琴)和林瑞阳(原名林吉荣)夫妇二人不是“过气演员”,而是财富与日俱增的美妆商业王国“TST庭秘密”的缔造者。

虽然这家公司代理之间互称“家人”、动辄“追随大哥”“创造奇迹”“抱头痛哭”的画风一直让外界颇有微词,但至少没有被监管方调查涉嫌传销。这一次,锅盖终于掀开了一角。

这几天,“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处”的话题一直高悬热搜榜首。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李旭反传防骗团队”的回复函显示:根据多起群众举报核查,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即“TST庭秘密”品牌运营主体)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资金,已依法申请法院采取保全措施。

12月29日下午,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以回复函为准”,暂无可披露的更多进展。

同日,处于漩涡中的TST庭秘密、张庭和林瑞阳分别在微博上声明:“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

每经记者拨打该公司工商登记电话,询问当前运营情况及总部位置,对方回复称:“网上查询到是哪里就是哪,至于其他情况,不能透露。”

职业反传销人李旭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几个月前,网友小花(化名)主动联系到李旭反传销团队方面,称几年前被明星光环吸引加入“TST庭秘密”公司,如今醒悟似是一场传销骗局。

现场探访:

豪华总部正常上班,售后地打包发货如常

12月29日上午,每经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江耀路28号的TST庭秘密总部,17层的办公楼戒备森严,连一楼大堂都不允踏进。

另一处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恒丰路638号苏河1号的达尔威办公地,堆放着大批正在粘贴TST胶带的打包货品。每经记者在快递员送货间隙发现内部有多人正在打包,环境较为混乱。走廊上还摆放着林志玲为TST美容口服液做代言的大幅广告牌。

随后,一名女员工上前劝离每经记者,并表示:“TST有什么事情是公司的事,公司有公司的利益。这里也不是TST的上海办公地,只是负责售后的地方。”

当每经记者继续追问该地的日常工作内容时,该员工称:“你可以去找公司更高层的人,这里没有人可以回答你的问题。”随后关上了门。

据一旁送货的快递员称,该地是负责TST产品售后及日常发货的地方。“这边没有仓库,需要发货的话,他们会从其他地方把货拉过来,然后找快递公司发。”该快递员称,这里平时办公人数就七八人。“你想那么大的公司,不可能这么几个人,对吧?之前这一层都是他们的,去年就搬走了。”

每经记者通过启信宝查询发现,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2020年报地址为上海市浦东新区江耀路28号。在地图软件上,该地址被明确标注为“TST庭秘密总部”。

上海市浦东新区江耀路28号,靠近黄浦江,距离上海新地标前滩太古里直线距离仅400米。在试图进入办公楼时,每经记者被保安拦住,并被告知有预约才能进入,否则只能在门外等待。

每经记者拦住了一位准备进入办公楼的TST庭秘密女员工,该员工自称公司前台。在表明来意后,该员工表示:“公司目前运营正常,元旦也正常休假。”而当被问及该地是否为TST庭秘密新总部时,该员工称:“具体我不方便透露,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一栋楼(共17层)都是我们在办公。”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张庭、林瑞阳斥资17亿元在黄浦江边买下一栋楼用作办公场所。

爆料人回应:

TST以发展下线、团队计酬方式返利

本质上仍是金字塔模式的庞氏骗局

明星+微商,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八年前,因出演《戏说乾隆》而走红的“酒窝美女”张庭和早期曾在《一帘幽梦》等琼瑶剧中饰演男主角的林瑞阳,将触角伸向微商。夫妇二人实控的公司上海达尔威成立于2013年,企业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外商投资企业与内资合资)。

“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并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TST旗下产品包括TST五菌合一·新生面膜乳、酵母精萃面膜乳以及TST苹果肌面膜等。”TST庭秘密的公开资料显示。

2019年,达尔威获得“2018年度上海市青浦区百强优秀企业”称号,以及青浦区“2018年度纳税最高奖”。表彰大会当天,张庭夫妇对外公布称,达尔威2018年度纳税总额高达96亿台币(约21亿元人民币)。

除了张庭夫妇,庭秘密系列护肤品和食品还曾有赵薇、徐峥、陶虹、明道、林志玲等明星为其站台。高调的宣传,是不少消费者对其信任的原因之一,也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利润。

而TST庭秘密的经营内核是什么?

几个月前,网友小花(化名)主动联系到李旭反传销团队方面,称几年前被明星光环吸引加入“TST庭秘密”公司,如今醒悟似是一场传销骗局。该公司表面上以“零门槛、零风险创业”的名义,实则是靠发展下线、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的方式进行经营活动。

小花最初被明星光环吸引,加上“TST”的代理们宣称自己经营TST产品,实现人生逆袭。“没学历没背景,在家带小孩一年兼职卖TST产品,两年收入100万+,搞定一台保时捷卡宴。”“92年普通上班族月入29万,从微商小白到成立公司在TST买了房。”

培训群里的“造富传奇”看多了,小花也为之心动。

更诱人的是,TST还宣称不仅可以自己销售产品赚钱,邀请朋友加入,朋友再邀请朋友,都能赚到钱。看到“普通人因经营TST短短几个月买房买车”的“案例”,2016年,小花加入了TST。

“小花得知只要发展100个人,连续三个月,她和她的直系代理每月业绩达到10万,就可以成立自己的公司,成为公司创始人,这样小花的‘子子孙孙’购买产品,她就能拿到2.5%~5%的提成,而且公司还承诺这个创始人能‘世袭’。”李旭表示,“小花每天疯狂拉人、注册会员,短短八九个月就囤了二十多万元的化妆品,并在2016年11月达到了公司的业绩要求。这时TST公司让小花申请营业执照,注册了一家公司(每月2.5%~5%的提成以咨询服务费的形式开发票到TST,TST公司将这些钱打入小花的对公账户,小花个人的销售提成和下级购买产品的奖励打入小花的个人银行账户)。”

就这样几年过去,小花逐渐成为小团队负责人。直到今年,小花手里价值数十万元的囤货卖不出去,团队小伙伴反馈,下线发展不下去,囤货卖不掉,想向公司退货无门时,小花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李旭说:“我们根据她提供的证据分析,TST具备缴纳入门费、发展下线、团队业绩提成的三个涉嫌传销的典型特点,所以支持她去工商管理局举报。”李旭团队也随后跟进此事。

据了解,团队业绩提成,是识别直销与传销的关键要素之一。“A将商品销售给B,获得相应提成,这是合理合法的。但如果B将商品销售给C后,A还可以按人头比例提成,那就不对了。”李旭分析道,这种拉下线的金字塔模式,的确能让早期加入的少数人获益,但本质上是一场庞氏骗局。

十五年反传销观察:

从跨地区聚集转移到网上,新型传销更隐蔽、取证更难

风口浪尖之上,TST庭秘密官方微博以及张庭和林瑞阳的个人微博均声明:“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非常感谢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指导我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我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

12月29日,每经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联系TST庭秘密官方客服咨询如何加入代理。客服谨慎地表示,如果需要开通会员,需要提供个人信息,相应的大区负责人会在一周之内联系。

“TST的会员模式,我们研究了,还是换汤不换药的团队计酬。”李旭告诉每经记者,“因为微商这种模式,如果没有团队计酬、多层返利的激励机制,就无法吸引大量的人卷入其中。”

李旭本人也曾误入歧途,是传销的受害者。“2004年我也做过传销,所以出来后对传销非常痛恨,因为传销让你失去的不仅是金钱,还有你的亲情、友情,你的个人信誉都没了。”

专职反传销十五年,李旭发现,十五年间传销的整体态势已发生巨大转变。“首先,整体上是得到遏制的,这些年监管部门打击传销的成效非常明显。尤其是把人骗到外地的异地、线下聚集式传销,在高压打击下已经大幅下降。现在呈现的特点,是传统传销转为互联网传销,打着社交电商、新零售、新微商的旗号,建立网上商城,通过微信群等闭环管理,传销活动更为隐秘、证据更难拿到。再加上注册合法公司、入驻高档写字楼等障眼法,表面上很难再将其与传销挂钩。”

但在李旭看来,无论外形再怎么幻化,还是脱离不了交门槛费、发展下线拉人头和团队计酬这三个特征。

在电子商务盛行的当下,李旭提醒,区分真正的微商、社交电商和传销,一看产品,是不是三无产品,符不符合性价比,是以销售产品为主还是以招代理(囤货)为主;二看有没有多层次返利,这种产品为什么卖那么贵,这中间的差价就被各级代理层层拔毛分掉了。

“由于微商的名声不太好,有的微商开始改名社交电商、新零售继续发展。模式跟之前一样,每个级别拿货的价格是不一样的,产品跟某大牌企业有合作,但是基本都虚假宣传,比如宣传说糖果可以增高、减肥,使用一款普通的眼霜化妆品就可以不做手术,单眼皮变双眼皮。为了规避监管也不再说招代理和合伙人,参与人所交的钱都变成拿货款,实际上还是旧瓶装新酒的涉传模式。”

记者|丁舟洋 实习记者|朱鹏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毕业旅行、电子产品……“后高考经济”...
爱奥乐医疗器械“违规生产”被罚3.5万元
单只羊平均利润300元左右 肉羊出栏价格...
银行高管受贿案牵出宝华集团房产贿赂、...
剑南春称与古井贡酒达成共识 自愿申请...
金山软件游戏业务下滑 办公软件业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