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产经 >

毒死女生、麻晕医生,七氟烷仍被私自售卖

毒死女生、麻晕医生,七氟烷仍被私自售卖

王春晓  中国新闻周刊

近日,广东佛山一名23岁女孩因七氟烷中毒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其公司上级主管因涉嫌强奸致人死亡被逮捕。

此案发生后,有关麻醉药七氟烷的讨论一直不断。无锡某医院妇产科陈大夫为了证明该麻醉药能“一捂就晕”,以身试药并拍下视频,但随后又引发一系列争议。陈大夫称,她通过正规渠道买到七氟烷,拍视频是科普和提醒,让这个社会和女性更安全。

多名医药工作人员及麻醉医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七氟烷未被列入管制类麻醉药品,但属于严格管理的处方药。即便如此,一些人仍能通过各种渠道获取该药品。

根据过往报道,近年来曾出现多起医护人员私自将七氟烷带出医院的事件。另外,中国新闻周刊发现,目前仍有一些不法分子将该药品用作迷药销售。

“七氟烷的管制问题更值得关注”

近日,广东佛山女孩七氟烷中毒死亡事件引发关注。微博认证为“妇产科的陈大夫”的医生就此发文称,吸入性麻醉剂为“一捂就晕”的药物,为了向网友证明,2月16日,陈大夫以身试药,并拍下用七氟烷将自己“晕倒”的视频。

随后,陈大夫的视频引发争议,不少人质疑其如何拿到七氟烷,拍摄视频或是为了走红?

公开资料显示,七氟烷是无色透明、有香味无刺激性的挥发性液体,为吸入性麻醉剂,一般用于全身麻醉。麻醉科医生凌楚眠(化名)在社交平台表示,七氟烷最终作用的部位是在中枢神经系统,且其发挥麻醉作用需要足够高的药物浓度、(相对)密闭的呼吸环路、足够高的呼吸潮气量,该药品几乎不可能实现“一捂就倒”。

2月17日,陈大夫也公开道歉,称自己考虑事情片面,起了不好的示范作用。不过,她手里的七氟烷并非从所在医院拿出,而是通过正规的网上药店购买,有药师开具了专门的处方,且她已将药物交给警方。

发布道歉后,七氟烷的讨论仍未停止。不过,上述两位医生均提到,相比是否“一捂就倒”,七氟烷的管制问题更值得关注。

多个医院的药剂师和麻醉医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七氟烷为麻醉药,但并不属于国家特殊管制的麻醉药品,因而不适用于《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

某三甲医院麻醉医师李茹(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麻醉药品一般具有成瘾性,如果连续使用,会产生身体和精神上的依赖,七氟烷则没有这种特性。但麻醉药为高警示药品,如果使用不当,也会产生严重危害,“比如七氟烷,如果掌握不好剂量,轻则昏迷,重则呼吸、心跳停止,因此必须谨慎使用。”

对于七氟烷,各地医院管理办法不同。李茹表示,她所在的医院将其按照毒麻药品管理,且严格执行“五专制度”,即专人管理、专库(柜)保管、专用账册、专用处方、专册登记。

李茹称,七氟烷必须由具有麻醉资格的医师开具红处方,才能到住院药房领取。护士领取该药品时,须持个人及患者身份证,并且填写使用剂量、患者详细的个人地址等,“从药房到科室,所有经手人员都必须亲自签名。”

七氟烷必须通过专用麻醉机使用。李茹称,医生一般不会直接接触药物,而是由护士用加药器,向专门的麻醉气体挥发罐里添加,使用时需执行双人核对。另外,除了麻醉机,他们还有相应的急救设备,以防出现紧急状况。

但在药剂师小吴(化名)所在的某二甲医院里,七氟烷只是按照普通药品管,“和一些静脉注射麻药一样,只是放在麻醉药的架子上,并没有特殊的管理要求。”

小吴所在医院的吸入性麻药管理分类。图/受访者提供

小吴称,他们医院里,七氟烷的具体使用情况由麻醉科来负责,该科室从药房按件取药,医院会对药品进行定期盘点,“但使用时间、剂量、患者信息等,他们科室肯定也要写清楚的。”

曾有医院实习生私自带出七氟烷

尽管医院有相应的管理制度和办法,但七氟烷并非不可能从医院流出。

小吴称,一般而言,七氟烷只在住院药房才有,患者不可能在门诊药房接触该药。但由于各医院对该药品的管理措施不同,执行时难免出现疏漏,尤其是一些等级较低的医院,管理相对宽松,更容易出现问题,“比如医生私自夹带出去,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

就在2020年8月,有新闻报道称,四川一家医院实习生从手术室偷出麻醉药,带回家给女友吸食,最终导致女友吸食过量死亡。有医学人士分析,这种吸食起效的药品即为七氟烷。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来,河南省西华县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王胜国以牟利为目的,通过手术节余以及向同科室医生收集的方式套取大量麻醉药品,并通过快递物流寄售的方式,多次将套取的药品出售给他人。警方搜查时,曾在其家中发现吸入用七氟烷。

“但即便是管理更严格的毒麻药品,也存在这种风险”,李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管理不严,其他药品也有可能被医生擅自非法使用,过去也曾有不少类似事件发生。

李茹表示,麻醉医生每天接触这些药物,和做化学实验可能会接触毒品一样,如果非要冒险违规操作,一些环节就有可能被做手脚。但她认为,这种行为本身风险太高,且后果严重,一旦出现问题,医院会对其进行严格处罚,警方也会追究责任。

2019年,上海多名麻醉科医生涉嫌向病人售卖麻醉药品芬太尼,被警方带走后,医院内部通报此事,并开始自查整改;2017年,安徽一医院药房主任私自向医药公司提供管制药品购买资质,并与他人合谋卖该公司的可待因口服液,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

李茹认为,对于这种情况,除了医院加强每个环节的管控,医务工作者的自律也很重要,“如果医护人员连这点职业道德都没有,总想着夹带药品,那他是不能做这种工作的。”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昌松表示,尽管七氟烷未纳入《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的管理范围,但医院对药品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按规定操作,一般不会导致流出危害社会。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单只羊平均利润300元左右 肉羊出栏价格...
银行高管受贿案牵出宝华集团房产贿赂、...
剑南春称与古井贡酒达成共识 自愿申请...
金山软件游戏业务下滑 办公软件业务喜...
成品油价格上调加满一箱油多花6元 年内...
“猪中茅台”牧原股份一天净赚超1个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