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产经 >

三季度电池企业业绩分化 弱者债务高企利润降幅超700%

深陷资本危机的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坚瑞沃能”,300116.SZ)有了一线希望。10月23日晚间,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西安坚瑞利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坚瑞利同”)与南京力腾新能源、北京中宇兴投资管理中心 (有限合伙)、安靠电源及郑向阳先生共同成立陕西利同壹号新能源有限合伙企业。新公司注册资本为5050万元,主要从事新能源电池生产制造以及动力电池的研发销售。

此前,坚瑞沃能一直深陷严峻的债务危机和经营困难。大规模债务逾期致使公司及子公司沃特玛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在手的订单无法正常执行,生产运营几近停滞。

此次能否借势新电池企业翻身尚不得而知,但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感受到来自动力电池企业资金链上的压力,并且不断加重。2018年第三季度业绩预报显示,不少市场份额较少的电池企业正陷入发展困境,包括猛狮科技、融捷股份等在内的电池企业均出现大幅度亏损。不过,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电池龙头企业的份额却在不断走高,其中宁德时代、比亚迪、国科高轩的前三季度业绩增幅明显。

“动力电池产业两极分化的现象一直存在,只是今年更加明显。在应收账款居高不下、产能扩产费用持续增加、原材料价格波动、电池价格下降、银行贷款难、融资难等种种压力下,‘钱荒’成为动力电池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理事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数据显示,中国动力电池配套企业已从2015年约150家降到了2017年100家左右,1/3的企业被淘汰出局。截至今年9月,我国动力电池产业产量排名前十企业的占比达到91.4%,市场进一步向优势龙头企业聚集,中小型低水平的动力电池企业正面临被迅速淘汰的压力。

电池“钱景”仍在

重组电池新平台的背后,坚瑞沃能正深陷一系列债务黑洞以及巨额负现金流。10月12日,坚瑞沃能发布2018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告显示: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约3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59.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9.44亿元至29.49亿元。自今年年初爆发债务危机之后,坚瑞沃能的财务一直处于紧张之中,时刻面临着崩盘的危机。目前,坚瑞沃能子公司沃特玛此前宣布停工6个月,至今仍未复工。“针对沃特玛的问题,我经常说,高歌猛进、东奔西突、盲目扩张的后果只有自己埋单。”于清教分析称。而坚瑞沃能的困境并非动力电池行业中的个例,包括猛狮科技、融捷股份等在内的电池企业业绩也出现了“断崖式”下跌,甚至部分动力电池企业更遭到了停工减产。

猛狮科技2018年第三季度的报告显示,其该季度净利润下滑734%,令人咂舌。而猛狮科技预计2018年度亏损10亿至14亿元,新增债务达到了5.84亿元。对此,猛狮科技方面回应称:由于公司到期融资大多未能续贷,偿还该等融资挤占了公司大量流动资金,造成公司运营资金紧缺的局面。

除了上述这两家公司,多家动力电池上市公司都发布了预亏公告。其中,成飞集成(002190.SZ)预计2018年1-9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000万元至1亿元,同比变动-1219.50%至-823.65%。而沧州明珠(002108.SZ)10月19日晚间披露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实现营业收入25.03亿元,同比下降5.12%,净利润为3.1亿元,同比下降30.3%。

但是从目前来看,大部分电池企业还是保持了盈利的趋势。其中,多氟多(002407.SZ)预计2018年1-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6-2.19亿元,同比增减变动-25%至5%;中信国安(000839.SZ)预计前三季度实现盈利0-1000万元;亿纬锂能(300014.SZ)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3.24-3.36 亿元,同比增长0.2%-3.83%。

其他一些处于优势产业链的企业业绩更好。欣旺达(300207.SZ)发布公告显示,其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31.06亿元,同比增长45.03%,实现净利润4.3亿元,同比增长41.96%;而长信科技(300088.SZ)预计前三季度盈利5.94-6.34亿元,同比增长29.88%至38.63%;德赛电池(000049.SZ)前三季度预计实现净利润2.51–2.8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5%-55%。

寡头时代加速

而电池企业中寡头企业的表现更好。宁德时代(300750.SZ)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预告中显示,公司2018前三季度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23.35-24.23亿元,依然保持高速增长。而国轩高科(002074.SZ)预计1-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亿元至7亿元,同比上升0.21%至9.43%。

市场份额方面,动力电池前20强牢牢占据了94.5%的市场份额。其中,宁德时代以12.1GWh的装机总量遥遥领先于其他电池厂商,独占41.1%的市场份额;比亚迪以7.0GWh位居第二,虽然与宁德时代的差距较大,但其同样以较大幅度领先于身后的诸多厂商;孚能科技、国轩高科和天津力神属于一个梯队,各自的总装机量都超过了1GWh。前5强合计市场份额高达78.3%。

“在动力电池行业这一轮深度洗牌中,强者恒强,弱者出局的趋势会一直持续。从上周发布的《2018年中国锂电池行业动力电池年度竞争力品牌榜单》可以看出,企业的产能与产量、装机量存在很大的差距,产能利用率低,龙头企业尚且如此,中小企业生存更加艰难。”于清教说。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新能源汽车销售12.7万辆,前9月累计销量达72.1万辆;9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共计7.0GWh,环比增长4.2%。1-9月,我国动力电池累计产量达46.0GWh,其中三元电池累计生产24.9GWh,占总产量的54.1%;磷酸铁锂电池累计生20.4GWh,占总产量的44.4%。与此同时,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动力电池领域至少有24个投资项目,总投资额超过1000亿元,规划产能超过230GWh,资本对于动力电池的投资热度依然不减。“应看到,动力电池面临成本压力,一定会向上游材料供应商传导,这一点,隔膜企业感受最深。近日业内有消息传出,有上市隔膜企业降价保量,以成本价向部分龙头电池企业供货,价格战惨烈。”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分析,“新能源汽车行业已转向以市场为导向。在今年前9月的动力电池装机量中,电动乘用车已成为主力军,私人消费市场已逐步打开。面对终端消费者,市场规则的作用将更加明显,优胜劣汰肯定会加剧。例如,在BMS和Pack领域,很多独立的第三方生产企业已被淘汰。”

在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看来,一方面在车市销量放缓的情况下,动力电池产能过剩,下游车企在电池采购上不断压价,使得电池企业的毛利空间被压缩;另一方面原材料价格高企,也给电池企业的制造成本带来一定压力,而近期部分原材料价格下降,促进了电池企业的净利率回升。《动力电池蓝皮书:中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发展报告 (2018)》中显示,排名前20的动力电池单体企业配套量占了总量的87%,动力电池企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2017年国产新能源汽车共有98家动力电池单体配套企业(按集团口径统计,其中国外企业6家,国内企业92家)以及2家燃料电池企业,相比2016年的企业数量减少了三分之一。“目前行业洗牌趋势愈加明显,到2020年,全国前五家动力电池企业或将占据动力电池市场份额的七成,集中度会更高,这就是洗牌。”国轩高科一位不愿具名的从业人士预测。“上半年,由于补贴新政的实施,龙头企业低能量密度动力电池一直在去库存,对中小电池企业也造成了一定冲击。再加上多数车企自建电池厂或者与大的电池企业形成战略联盟,留给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更小了。”于清教说。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秦岭超大违建别墅被拆除 多年整治为何...
演员杨洋起诉云南白药索赔350万元
林璟骅:线上线下一体化打破经营“时空...
企业分支机构成联合办公主要用户群体 ...
上海约谈16家网约车平台:全面清理"马甲...
网约车战火再起 出租车司机四个月“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