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市场 >

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闭店” 会员展开了一场教科书式"自救"

无人担责,会员“自救”。

在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闭店”一个月后,300多位健身会员开始陆续将其会籍、私教课时转移至另一品牌旗下的健身会所。

“这可能不是最理想的结果,但或许是当下最好的结果了”,原古德菲力成都店的会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在2019年12月13日,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闭店”后、实际控制人资金链断裂无力维持经营后,300多位会员展开了一场“教科书”式的“自救”,最终找到了接手方,以最大可能的维护了自身的权益。

但作为“古德菲力”这一全国健身连锁品牌的持有方: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深圳市古德菲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仍认为自身在这一事件中无过错。在其发布的最新声明中,对“门店股权发生转让而未进行公示”一事只字未提,但强调“与店铺会员纠纷与我司无关”。

无人担责,会员“自救”

2019年12月13日,古德菲力成都店“闭店”,其后该门店300余位消费者发现,早在当年7月,该门店已经被古德菲力深圳公司,转让给一位自然人,但未从未对此进行公司,转让后,受让方继续以“古德菲力”名义招揽顾客,直至后者资金链断裂,门店无无法维持经营。

此后,300余位会员展开了一场“自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此事件持续跟踪,希望以展现这场“自救”过程的方式,对当下国内仍不断发生的健身房“跑路”、会员无法有效维权难的问题,提供一些可借鉴、可操作的“自救”方式。

2020年1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了古德菲力成都店的会员代表成员。

“在刚刚闭店前几天,大家都很担心,因为有不少会员是刚刚缴纳了一年或几年的会费,很担心‘人财两空’”,该成员说。

会员们第一时间成立了群组,用以沟通情况,搜集会员的相关预付费损失等;第二步是由时间充裕、有沟通谈判经验的会员,代表所有会员进行维权。

“我们在第一时间就与古德菲力深圳公司取得了电话联系,但数次沟通的结果,是对方仅表示不清楚或不知道此事”,该成员说。

与此同时,会员代表也第一时间找到了当地的社区,以及向派出所报案,“但前者表示其主要是作为第三方的协调平台,后续的如何处置,仍是会员和健身会所持有方的谈判;而派出所则表示要立案亦需要符合相关的法律法规,短期内不会有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找到了古德菲力泛悦店的现任老板,了解到事实上早在2019年7月,作为全国连锁健身会所的古德菲力,已经将这家店转让给了自然人蓝某,但‘古德菲力’品牌持有方,从未对会员进行任何形式的告知。因此,我们只能和蓝某进行协商”,上述成员表示,“蓝某很坦诚的说,自己确因为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无法持续维持门店正常营业,但会尽可能配合会员处理后续事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蓝某在闭店前,亦与其他健身会所进行接洽,希望再次对该门店进行转让,但由于各种因素,一直未能谈妥。

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员代表成员,又继续寻找其他健身会所,希望能够尽可能降低自身损失。

期间,有会员提出,距离该门店几公里外的另一家品牌健身会所,或存在接手可能,因此小组成员,多次与该会所持有方沟通,最终达成协议:以原古德菲力成都泛悦店的健身器材作为置换,让所有会员转至该门店继续健身,其原有会籍时间、私教课时均顺延,其主要因素是该健身会所近期有开新店的需求,因此这些健身器材对于他们而言是有价值的。

“我们认为,能够达成目前的结果,是一个折中的局面,也算是会员协商获得了结果”,会员代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古德菲力泛悦店有外部欠款、如果其健身器材是租赁的,如果接手方没有新开门店需求,哪怕出现一个‘如果’的情况是现实,我想我们都不会获得这样的结果”。

而为了让340多位会员能够了解新健身会所的情况,小组成员还数次与该会所持有方沟通细节,拍下会所内部照片和视频,在群内进行告知。

此外,会员代表的主要负责人,甚至还细心的对转移健身会籍需要签署的协议,进行了详细的条款释义,即在该协议的可能出现有疑问的下方,都进行了详细的文字说明,以尽可能的照顾到所有会员,让其在转移会籍之前,对新健身会所的权责有全盘的了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从1月9日开始,古德菲力泛悦店的会员,已开始陆续的将会籍或私教课时转移至新门店。

古德菲力称“无过错”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都认为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是有责任的”,会员代表成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转店协议未对会员进行告知,所有会员都不知情,这实际上是辜负了大家对古德菲力品牌的信任,而在此事发生后,古德菲力深圳公司亦未给予我们任何的协助”。

事实上,在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上一篇报道发布后,古德菲力深圳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也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取得联系。

“我们也是受害者”,古德菲力深圳公司相关负责人称,“在门店转移时,我们约定两个月内,受让方需要进行店名的变更,但他们迟迟未更名”。

同时,该人士还称,由于成都泛悦店是古德菲力在成都的最后一家门店,在完成了股权转让后,当地已经没有工作人员,因此对受让方是否进行了店名的更换,“不能很及时的掌握情况”。

但21世纪经济报道提出的“为什么未对消费者进行公开告知”、“后续是否会就此对消费者致歉”等问题,该负责人却并未正面回答,仅在后续的沟通中多次提出“该报道对我们品牌影响很大,目前门店会员已经找到了新的健身场地,能否再出一篇报道?”

1月13日,古德菲力深圳公司通过其新浪官微发布了一则“千字声明”,称该门店股权已经转让,因此古德菲力成都泛悦店与会员的纠纷“与我司无关”。

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是否与此事无关?

四川凡高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小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该事件中,古德菲力深圳公司具有过错。

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合同法》,林小明陈述了其法律意见:由于并未及时向公众公布股份变更事宜,而公众基于信赖“古德菲力”品牌继续预交了相应费用,因此无论是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或和该门店的后续接手方的做法,均损害了消费者的信赖利益。

同时,该门店的受让方既然未公告相应的股权转移事项,那么导致股份转让之后的消费者仍然相信其属于深圳公司控股,那么就构成表见代理,深圳公司也应当承担相应过程责任;

此外,深圳方面还必须说明其股份转让过程合理合法,是否存在不规范处而无效。

“总之,无论消费者在股份转让前缴纳的费用,还是股份转让后缴纳的费用,深圳方面未进行相应公示同时还默认的做法,具有一定欺诈性质,应当对此承担相应责任”,林小明表示。

近几年,国内出现了很多健身房突然闭店、老板跑路,导致消费者维权难的情况。

在经历了这场还算顺利的维权后,原古德菲力成都泛悦店的会员,也对如何挑选健身房有了新的认识:

1,尽可能选择全国连锁或有较高知名度的健身房,这样的健身房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更高;

2,在购买会籍、私教课时之前,要了解该健身房与场地方的租约合同,即预付式消费卡购买的时长,不能大于该健身房场地租约的时长,以避免“跑路”的情况发生;

3,应该对健身房的健身器材的所有权进行了解,即是自有器材还是租赁器材,自有器材在出现维权情况时,可成为被法院执行的财产,具备偿还欠款的功能。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消费者质疑迪奥礼盒装产品虚假宣传 Dio...
注意!拒不整改 乐视电视植入开机广告...
以价换量?2019年35家千亿房企销售均价...
印度连锁酒店OYO突遭上千业主维权 2.0...
逼游客掏钱拒退还?官方回应“大连黑导...
“砍价”视频走红网络 一粒抗癌药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