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焦点新闻 >

山区再难冒尖?“县中衰落”非个别现象

导读

在多数县域,都有一所冠以“一中”的知名高中,它们往往是反映一县基础教育实力的“窗口”。半月谈记者在福建等地一些山区县采访发现,不少县一中近年的高考成绩呈下滑趋势。教育界人士分析认为,“县中衰落”不是个别现象,近年来一些山区县基础教育师资等“软件”没跟上,已成为教育区域均衡的最大“痛点”。

“一中”成绩下滑明显,山区再难冒尖

近期半月谈记者来到位于闽西某县的第一中学。校园内挂着大红色的励志标语条幅,醒目的高考倒计时牌下,毕业班的学生下课后鱼贯而出,随处可见紧张的备考氛围。网上的一张“高考红榜”显示,2019年高考,学校一本上线率超过了40%,比去年提升了4%;本科上线率超过93%,比去年提升近3%。

“这两年经过努力,我校高考成绩明显回升,但和十年前相比,依然有差距。”这所中学的校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十年前学校曾出过全省文理科第一名,轰动一时。从此以后,高考成绩逐年下滑,最差的时候甚至连“双一流”高校都考不上几个。

半月谈记者在闽西北山区采访发现,这里多所县一中在过去十多年间,本科上线率、重点大学考取学生数等指标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下降,当地干部群众纷纷质疑:“我们的教育怎么了?”

福建某山区市教育局负责人说:“早些年,县一中不论教学质量还是高考成绩都不输沿海的福州、厦门,沿海城市中学还经常组织到山区中学取经。但这些年来,出现了‘沿海中心城市重点中学-地级市重点中学-县一中’的分化趋势,县一中在高考中很难再冒尖。”

多位县一中教师告诉半月谈记者,这种差距不仅体现在高考成绩上,“上溯”到中招环节时,市重点高中与县一中就已经体现出明显的生源差距。“县一中录取的最好生源在全市中考中排名在几十名,我们的生源输在了起跑线上,考取同样的大学需要花费更多的心血。”一名校长说。

“高考差源于中考差,中考差源于小学差。”这实际上反映出一个更大的隐忧:在义务教育阶段,沿海与山区的差距就已经拉开,高中阶段即使山区孩子再努力,也很难“挽回”局面。

“有条件去大城市的家长,有的早在小学阶段就去大城市买房落户,孩子一上中学就跟着父母去外地,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留在县里和乡镇的,往往都是没有这个经济能力、离不开的。”一名家长告诉半月谈记者。

一所县一中的学生在教室外走廊上看书 曹正平 摄

“软实力”差距大,师资成最突出短板

气派的教学楼、多媒体教室、实验室、塑胶跑道操场……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经过前些年的持续投入,多数县域重点中学的办学条件都有了明显改善,硬件资源与沿海重点中学差距不断缩小。与此同时,“软实力”尤其是师资水平的差距反而在扩大。

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由于薪酬待遇悬殊等原因,福建山区中学不少长期在教学一线耕耘、教学成绩卓著的骨干教师流失到沿海地区,某县的县一中先后有50多位教师离开。

一所重点高中的校长说:“骨干教师和学科带头人是一所学校教学质量的灵魂。他们一走,学科教研质量就会直接下滑,更让教师队伍军心不稳。”为了补充师资,县一中们只能“向下挖”,调入本县乡镇中学骨干教师。结果越往基层、越落后地区的学校,优秀老师流失越严重。

多所山区镇级中学校长反映,学生家长一看这种情况,更要把孩子送进城里上学,形成了“老师走-学生走-成绩下滑-加剧老师走”的恶性循环。

除了部分骨干教师流失,一些基层教育工作者告诉半月谈记者,更让人忧心的是近年来县域整体教师队伍的能力不如从前。十多年前,县一中的教学骨干大多毕业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师专、师大。当年这些院校招考的都是最优秀的毕业生,教学能力完全不输给沿海中学。但近年来大环境改变,师范类院校毕业生择业观也发生变化,最优秀的毕业生基本都选择留在大城市。

某县教育局负责人说:“沿海城市重点中学的教师招聘门庭若市,吸引了很多重点高校的研究生。而我们这里,报名的人很少,基本上符合教师招考最低门槛、愿意来山区的毕业生,我们都要。”

教师待遇与社会地位的相对下降,也影响了教师的敬业精神和精气神。有校长痛心地说,曾经课堂上有学生不专心,老师批评他,学生站起来振振有词:“我爸爸打工的收入都比你高,你让我认真读书?”虽然学校对这名学生的错误言行进行了批评教育,但老师表示“听到这样的话,内心很不是滋味”。

落实教育优先理念,均衡县域教育资源

针对“县中衰落”现象折射的警讯,一些基层教育工作者指出,要正视这一问题背后的区域教育差距,落实教育优先理念,促进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让所有学生赢得教育的“起点公平”。

一是地方党委政府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优化教育发展环境。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近年来县域经济发展任务重,在有些领导干部眼中,教育不再是最大关注点。某县干部说,几年前,该县生源减少、师资超编,县领导不是想办法重振教育,而是组织教师考试,择优“分流”,结果不少优秀教师进入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对教师队伍建设造成严重影响。

而另外一个县,近两年出台多项强教措施,配强校长,激励优秀教师,拿出十足诚意招才引智,短短两年,已有多名知名高校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毕业生前来就职。

“县委书记曾在一次会上公开说,严禁各部门从教育系统抽调教师、各级干部不准插手学校人事调整。教师们的主责就是教书育人,有任何干扰教学的事,校长可以随时向县委报告。”该县教育局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如今各级学校学风大为改善,不少去外地上学的孩子也开始回流。

二是要狠抓教师队伍这一关键,将尊师重教落到实处。要针对毕业生不愿到经济欠发达地区工作的现实,加大对这些地区教师队伍的激励力度。“在基础教育和教师待遇投入上一定要舍得,这是一笔大账、长远账。”福建某山区市教育局负责人说。

三是围绕教育均衡发力,涵养县域良好教育生态。某重点中学校长说:“各县都有优质高中,才能留住优秀老师,留住好生源,才能出现百花齐放、良性循环的好局面。”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山区再难冒尖?“县中衰落”非个别现象
腾格里沙漠污染:追责、赔偿、环境修复...
示范林成排污基地 上市公司美利云或难...
滴滴顺风车一年多后重启 难找回的信任...
聚焦:王思聪成被执行人 法院称尚未列...
创金合信基金旗下又一产品清盘 遭大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