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公司 >

35亿输血突变 如意科技梦碎奢侈品?

随着债市风险暴露,城投公司如何参与资本运作日渐清晰。

近日,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意科技”)在24小时内两度拖欠了国内债券。对于未能兑付到期的10亿元债券,如意科技公开表示,原因在于公司流动性不足。事实上,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如意科技都在谋求资本入局,其中就包括济宁城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宁城投”)。

然而,今年6月,济宁城投却突然宣布退出成为如意科技第二大股东的协议,此举也一度让外界对该公司的财务状况担忧加剧。《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济宁城投虽退出此次协议,但是尚有22亿元的对外担保在如意科技。未了局的背后,济宁城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面对如意科技可能存在的资金压力,济宁城投是否有一定的担保代偿压力?采访中,济宁城投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济宁城投专门成立了对接、处理如意科技问题的部门,后续工作正在处理之中。”

35亿输血突变

近年来,已经相继有山东省新动能基金管理公司、银川国资等具有政府背景的金融机构入驻如意科技并注入资金,但是仍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如意科技经营下滑的情况。

从一家传统纺织行业变身奢侈品集团公司,自然需要大量的资本注入。

梳理如意科技的过往可以看出,近年来,如意科技已经相继收购了法国时装集团SMCP、瑞士老牌奢侈品牌Bally、英国标志性风衣品牌雅格狮丹、日本百年服装老店Renown集团等一系列国际知名奢侈品牌。

然而,持续的资本扩张,也让如意科技的资金变得紧张。除了暂停了利用6亿美元收购欧洲投资巨头JAB的Bally控制性股权之外,如意科技2019年经营数据也出现下滑。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总资产为761.63亿元,净资产309.74亿元,全年营收348亿元,净利润6.16亿元,同比下降67.99%。大量收购没有给公司带来可观收益,而随着短期借款增加等因素,如意科技的现金流开始出现吃紧。2019年年报显示,如意科技有息债务高达325.15亿元,其中短期债务195.38亿元,占比超过60%。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已经相继有山东省新动能基金管理公司、银川国资等具有政府背景的金融机构入驻如意科技并注入资金,但是仍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如意科技经营下滑的情况。

采访中,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如意科技作为地方企业,一直在寻求资本背书。”事实上,2019年10月,如意科技对外公告称,济宁城投将以35亿元买下公司26%的股权,成为继北京如意时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如意时尚”)之后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济宁城投还为如意科技一笔即将到期的公司债券提供全额不可撤销担保,担保金额以该债券自第五年的存续规模为准。Wind显示,就在如意科技公告后的第五天,该笔公司债券的回购和利息兑付日便到期。2019年12月,如意科技又顺利完成了一笔3.45亿美元债券的全额兑付。

然而,如意科技与济宁城投的“蜜月期”并没有一直延续下去。一边如意科技开始已经启动价值170亿元的莱卡项目科创板上市计划。而另一边的济宁城投则向当地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如意科技持有的美国莱卡集团境内收购主体济宁高新44.21%的股权,或查封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对于为什么这么做,是否与如意科技收购过程中存在分歧?济宁城投在采访中没有给出答案。不过,北师大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城投公司入主大型企业、上市公司的案例不在少数,但是,城投本身就是融资平台,本身资金就带有一定的风险性,对于入主的企业,如果投资不稳定、回报不确定,其风险因素应重点考虑。”

此外,面对如意科技的一系列动作,多家评级公司也下调了其评级。2020年3月,穆迪将如意科技的企业家族评级从“Caa1”下调至“Caa3”,公司评级展望维持“负面”。穆迪副总裁兼高级信贷官ChenyiLu表示,评级下调反映出如意科技在经济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流动性头寸收紧,再融资风险提高,同时一年至一年半内将有大量债务到期。

同时,大公评级更是直言,如意科技再融资能力受限。截至2019年9月末,如意科技上市子公司如意集团(002193.SZ)的控股股权冻结及质押比例均达到100%,面临很大再融资压力,且存在失去对子公司控制权的风险。如意科技及实际控制人邱亚夫近期多次被纳入被执行人名单,面临的法律风险和财务风险上升。大公评级指出,如意科技短期偿债压力很大,截至2019年6月末,如意科技有息债务317.75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务占47.16%。

今年6月1日,济宁城投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北京如意时尚协商后,双方决定变更收购交易,仅保留如意科技0.01%股权,股权对应价款总额为1元,并向北京如意时尚返还山东如意科技集团25.99%的股权。

22亿担保何解?

Wind显示,济宁城投对外担保中,对如意科技尚存22亿元的担保额度。

事实上,今年3月6日,“19如意科技MTN001”到期利息未得到按时偿还。而在前不久,如意科技更是在24小时内连续两次发生违约。上清所官网显示,12月14日,“17如意科技MTN001”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12月15日,“19如意科技MTN001”利息未能按期足额兑付。

虽然济宁城投已经不再是如意科技的第二大股东,但是两家公司仍存在关联。Wind显示,济宁城投对外担保中,对如意科技尚存22亿元的担保额度。面对当下多只债券到期付息的压力,济宁城投是否会履行代偿职责?与此同时,济宁城投现状如何?

从数据来看,如意科技面临着负债压力。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如意科技负债合计390.4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219.24亿元,而同期货币资金为87.54亿元。Wind数据显示,如意科技当前境内债券余额为54.03亿元,其中44亿元将于今年年内到期。此外,如意科技还有2.5亿欧元和3亿美元的境外债务,合计约为40亿元人民币。

Wind数据显示,济宁城投为济宁市最大的城投平台,实际控制人为济宁市国资委,大公评级给予主体评级AA+,长期展望稳定。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账上货币资金62.59亿元,其中非受限货币资金约60亿元。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济宁当地的城投平台均存在不少对外担保,如济宁市市中区城建投资有限公司和山东任城融鑫发展有限公司对外担保规模较高,均超过70亿元。不过,济宁城投对民企的担保占比最高,超过70%,主要是为如意科技提供的22亿元担保。

如果如意科技存在一定的代偿风险,济宁城投是否会出手代偿担保资金?《中国经营报》记者向济宁城投发送采访函,济宁城投回应称,“目前公司已经专门成立了处置如意科技后续工作的部门,事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但是,对于担保问题,济宁城投没有给出回复。

对此,中证鹏元评级某分析师认为,“城投公司的对外担保情况是其自身信用质量的重要影响因素,或有负债的存在对城投公司的偿债能力和现金管理水平提出更高的要求。被担保人的信用质量将对城投公司产生直接影响,影响后续融资。需要关注存在盈利能力严重下滑,资产负债率大幅增长,集中偿付压力较大,现金短期债务大幅下降的企业。其偿债能力的下滑,将对提供担保的城投公司带来代偿压力,尤其是存在股权关系的担保关系。”

一位二级投资者告诉记者,“从投资的情况来看,城投公司为民营企业担保的例子并不多,因为城投公司毕竟是政府的融资平台。如果出现代偿的情况,将会对二级投资者带来一定的影响,因为要直面担保带来的代偿义务,债务风险将传导至投资者中。”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猎豹移动业务及股价"失速"下滑 回归国...
新升物业雨水污水管网违法混接遭罚 属...
海泰科靠外销存货高毛利率降 票据违规3...
芳源股份现金流负3年产品价连降 产能利...
华纳药厂日均9场会屡涉不合格 专利案两...
央行首次就拒收现金行为开出罚单 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