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股票 >

鸿泉物联身患“大客户依赖症” 多项财务数据有失真嫌疑

鸿泉物联在经营中不仅存在非常明显的大客户依赖情况,且政府补助也是其净利润的重要构成因素,更为重要的是,其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也是非常异常的,不排除有虚增营收和采购的可能。

9月19日,已通过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审核的鸿泉物联发布了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据了解,鸿泉物联的主营业务为智能增强驾驶系统和汽车辅助驾驶系统等产品的研发与销售,此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低于2500万股。

梳理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红周刊》记者发现其在对比同类型的企业时,营收上不仅存在非常明显的大客户依赖情况,且政府补助也是其净利润的重要构成因素,大客户态度或者政府政策的变化对其营收和业绩的变化是有着重要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该公司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也是一定异常情况,营收和采购数据存在失真的嫌疑。

“依赖症”之忧

报告期内(2016~2019年上半年),鸿泉物联2018年的营收规模和扣非后利润相较往年是有所下滑的,达到2.48亿元和0.54亿元,分别同比下滑了8.43%和17.44%。究其原因,营收和利润的下滑与鸿泉物联存在的“大客户依赖症”是脱不了关系。

招股书披露,2016~2019年上半年,鸿泉物联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合计占比依次为75.23%、76.27%、74.18%、78.44%。其中,2016年9月前曾是鸿泉物联关联方的第一大客户陕汽的营业收贡献占比居高不下,在报告期内,鸿泉物联对陕汽的出售额分别达到5399.27万元、13890.34万元、11579.97万元和7662.58万元,占同期主营业务的35.48%、51.31%、46.71%和54.45%。此外,北汽福田也是鸿泉物联的大客户之一,报告期内对其销售金额也分别占主营业务的3.49%、16.43%、13.53%和12.19%。正是存在对前五大客户的严重依赖情况,一旦大客户出现经营上变化,则会直接反映到鸿泉物联身上。

鸿泉物联在招股书中也明确表示,2018年经营业绩的下滑与两位大客户的采购量出现下滑有关:一是公司首要客户陕汽出售产品结构有所调整,对公司人机交互终端的收购量有所下降,销售收入有所下降;二是2018年北汽福田重卡销量的下降,导致公司对其产品销量有所下降。

在大客户依赖下,鸿泉物联很多流动资金都被大客户占用。报告期内,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6月末,公司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应收款项融资合计余额分别为9260.21万元、16138.22万元、14935.46万元和19217.41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4.93%、72.06%、55.78%和68.14%。如此情况意味着,倘若鸿泉物联大客户资金面出现问题,则将对鸿泉物联资金回收产生明显不利影响,甚至可能导致坏账的大量出现。事实上,这种担忧是存在的,在今年很多汽车生产企业面临非常严重的供需失衡情况下,产品滞销现象、业绩下滑现象明显,这对于大量流动资产被占用的鸿泉物联来说,在下游客户整体产业不景气下,不排除资金回收存在滞后甚至坏账的可能。

除了大客户依赖风险外,其对政府补助的依赖风险也是需要警惕的。

2016年~2019年上半年,鸿泉物联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54.36万元、636.66万元、375.59万元和377.23万元,其受到的增值税退税款分别为697.62万元、1550.22万元、1342.26万元和683.16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8.42%、26.52%、21.39%和16.11%;所得税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404.55万元、754.18万元、378.64万元和481.94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68%、12.90%、6.03%和11.37%。三项数据合计起来,分别为1156.53万元、2541.06万元、2096.49万元、1542.33万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35.84%、53.17%、36.7%、43.35%。如此情况意味着,倘若日后政府的扶持力度出现减小、补贴退坡,都将会对企业经营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

营业收入或涉嫌虚增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上半年鸿泉物联实现营业收入为14072.92万元,根据财政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公告2019年第39号文“从2019年4月1日起,纳税人发生增值税应税销售行为或者进口货物,原适用16%税率的,税率调整为13%。”按照月平均税率来计算的话,整体核算后,2019年上半年鸿泉物联含税营收大体为16113.5万元。

同期,鸿泉物联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0082.15万元,另外公司当期的预收账款新增了117.97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9年上半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9964.18万元。以该数据与上半年含税收入勾稽,则现金收入比含税营收要少6149.32万元,理论上这应当形成大致相当的新增债权,即应收款项会有6149.32万元的增加。

可事实上,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合计金额相比2018年末同类项合计,仅新增4321.61万元,与理论上应该增加的6149.32万元明显不符,存在1827.71万元的差距。而招股说明书中,鸿泉物联也没有披露票据背书情况,因此这就人怀疑这1827.71万元的营收很可能是虚增的。

同样,《红周刊》记者进一步核算鸿泉物联2017年跟2018年的营收方面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发现这两年的数据也是存在一定问题的。

2017年,鸿泉物联营业总收入为27071.45万元,按照当年17%的增值税来计算的话,可以计算出当年含税营收大致为31673.5965万元。同期,鸿泉物联“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5170.82万元,预收款项增加了114.13万元,由此可推算出与2017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15056.69万元。与含税营收勾稽,有16618.9065万元含税营收未能收现,理论上,这将导致债权新增16618.9065万元。可事实上,2017年债权仅新增了7184.41万元,与理论新增债权相差了9434.4965万元,即有9434.4965万元营收存在虚增的可能。

2018年也存在类似情况,整体核算后,存在6828.327万元含税营收有虚增的嫌疑。

采购数据异常

相较于营收方面数据的不合理,若进一步分析鸿泉物联的采购情况,可发现主营业务为物联网的鸿泉物联近几年的采购数据也是存在一定异常的。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鸿泉物联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125.52万元,占比27.85%,由此可以推断出当年采购金额大约为11222.693万元,按照17%的增值税计算的话,2017年的含税采购金额大致为13130.55万元。同期,鸿泉物联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为3803.07万元,比去年新增了496.39万元,从财务勾稽角度考虑,将含税采购部分减去新增债权,理论上,余下金额即为这一年用于采购的现金支出,即理论上大概有12634.16万元的现金将用于采购支出。

可事实上,2017年鸿泉物联“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出的现金”为5315.88万元,与现金支出相关的预付款项增加了285.58万元,二者对冲后,合计与当年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金额应为5030.3万元,显然这一结果比12634.16万元理论支出费用要少7603.86万元,即有7603.86万元的采购不知是用什么进行支付的。

2018年,鸿泉物联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285.69万元,占比为27.61%,由此可以推算出当年的采购金额共11900.36万元,考虑到当年5月份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到16%影响,则可推算出含税采购金额约为13844.085万元。当年鸿泉物联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合计相较上一年同类项目合计减少了1068.54万元,从财务勾稽角度分析,这部分减少债务加上含税采购金额,理论上将大致等同于用于采购的现金支出,即用于采购的现金支出理论在14912.625万元左右。

事实上,从合并现金流量表中体现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项来看,却只有8989.65万元,即使是考虑到2018年预付账款比上一年同期减少129.91万元的影响,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金额也仅为9119.56万元,相比14912.625万元理论支出金额要少5793.065万元。即2018年也有5793.065万元采购不知是用什么支付情况。

总的来看,在报告期内,鸿泉物联无论是营收还是采购方面数据均有明显虚增现象,这一虚增现象的出现很可能与公司为了使经营业绩规模达到科创板上市标准有关,而对此数据偏差情况,其虽然已经过会,但是否还是需要做进一步解释呢?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鸿泉物联身患“大客户依赖症” 多项财...
周杰伦新歌提振腾讯音乐股价背后:网易...
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已完成收购家乐福中...
百威亚太重启赴港IPO:拟募资与定价大幅...
A股上市险企今年前8月实现保费收入1.74...
"莆田系"美迪西实控人今年5次收限制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