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股票 >

神州细胞采购数据混乱 硬件条件或很难符合上市标准

对于神州细胞来说,能否成功在科创板上市并拿到16亿元融资,是决定其“烧钱模式”能否延续的关键,可对于一家持续亏损且还暂时看不到盈利时间的公司来说,其自身硬件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本身就是一个悬念。

北京神州细胞生物技术集团股份公司(简称“神州细胞”)是一家主要从事生物制药研发的企业,报告期(2016年至2019年3月)内,该公司出现连续亏损且亏损金额呈不断扩大现象。可就在这种硬件条件下,神州细胞近日公布了科创板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发行不超过6800万股新股,募资超过16亿元。

对于神州细胞来说,能否成功在科创板上市并拿到16亿元融资,是决定其“烧钱模式”能否延续的关键,可对于一家持续亏损且还暂时看不到盈利时间点的公司来说,其自身硬件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本就是很值得探讨的话题,而《红周刊》记者在进一步梳理其招股书时发现,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采购方面数据还存在很多异常情况,一旦被证实有虚假成分,难免会影响其上市进程。

硬件条件或难以符合上市标准

从招股书给出的信息来看,神州细胞能够“拿得出手”的或许是拟使用16.77亿元募集资金投入的7个核心产品——SCT800、SCT200、SCT-I10A、SCT1000、SCT400、SCT510和SCT630,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7个产品是需要大量资金进行临床研究的,而不是直接募资用于扩大生产“赚钱”。

招股书披露,公司的经营业绩情况在报告期是持续不振的,近年仅有少量营业收入,而净利润则是亏损了-1395.15万元、-14587.44万元、-45952.76万元和-10855.22万元(2019年一季度),呈现出不断扩大的趋势。如此数据表现意味着,神州细胞“烧钱”速度是越来越快,规模是越烧越大。

为了筹集资金,报告期内神州细胞大量举债,各期末长期借款均超过1亿元,同时,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80.94%、65.53%、104.42%和58.21%,如此高的负债率显然已经透支了神州细胞自身的举债能力。值得注意的是,神州细胞并没有短期借款,这种情况也反映出其举债能力是并不乐观的。此外,公司2019年3月末还增资扩股了5.8亿元,其中,收到私募股权融资部分增资款2.41亿元已在财务报表中体现。

也就在这样的一种财务困境下,神州细胞选择申请科创板上市,寄融资的希望于资本市场,然而,神州细胞的硬件条件又是否符合上市标准呢?对此,这就需要监管部门好好把关了。

招股书披露,神州细胞拟采用《上市审核规则》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的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医药行业企业需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 II期临床试验,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

仅就该标准而言,神州细胞市值能否达到40亿元就是一个问题。截至2019年3月末,神州细胞总资产只有11.02亿元,股东权益合计只有4.6亿元,然而这一规模是建立在刚刚增资扩股5.8亿元基础上的,其增资扩股前的2018年的数据是,资产总计5.4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2236万元,在个数据背景下,市场要想给出40亿元估值并非易事。当然,而若以新增次扩股后硬件条件去估值,显然就容易多了,但合理性却是让人有些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果每一家负资产公司且研究成果尚无体现出价值的情况下,仅凭增资扩股条件就能在科创板上市,那么企业在科创板注册上市还有没有底线呢?

在招股书中,公司也表示:“发行人作为研发型公司,如上市后其主要在研药品研发失败,且发行人无其他业务或产品符合《上市规则》相关规定要求的,可能将触发退市风险警示。”这个表述进一步说明神州细胞目前是没有什么稳定盈利产品的。

更为重要的是,《红周刊》记者梳理神州细胞报告期的财务数据,还发现其营业收入跟现金流量完全不可能匹配,而采购数据同样存在难以解释的异常。

营收虽微小,现金流入却很大

神州细胞披露的财务报表数据是让人疑惑的,其在营业收入较少、应收款项和预收款项都变化不大的情况下,“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却超过亿元,如此不寻常的现象是如何造成的呢?

2016年12月,原来的神州细胞有限进行了存续分立,分立为神州细胞有限和义翘科技,前者将经营生物药的研发及产业化业务,而义翘科技将经营科研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研发外包业务。这意味着,自分立而将业务剥离至义翘科技后,神州细胞不再从事科研试剂和研发外包业务,导致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都出现了大幅降低,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1~3月,其营业收入来自于资产租赁及代关联方发货收入。当然,由此也导致了2017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包含了分立前科研试剂和研发外包业务销售的应收款项回款。

虽然存在分立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但是分立之后义翘科技所经营的那部分业务收入、现金流量还体现在神州细胞的账上,这种做法或许并没有违反相关规定,但这又确实降低了财务信息在时间上的前后可比性,是否合理也是值得商榷的。

实际上,问题并非是财务信息可比性降低这么简单。神州细胞的财务报表呈现的信息就像“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似乎让人看到了它的财务情况,但是却不敢放心信任这些数据真伪。例如,2018年神州细胞虽然没有主营业务收入,但代销商品和销售材料却分别取得了293.66万元、0.91万元的其他业务收入(如表1所示),合计起来也有294.57万元的营业收入。那么,对这些营业收入该如何考虑其增值税问题呢?

招股书显示,子公司诺宁生物、神州细胞工程2017年10月前为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适用的征收率为3%。自2017年10月起,诺宁生物、神州细胞工程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也就是说,在2018年不需要考虑小规模纳税人征收率3%的情况。与此同时,神州细胞的生产及销售货物收入2018年5月1日之前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7%,此后适用的税率调整为16%;也是在这个日期之前,神州细胞的不动产经营租赁收入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1%,此后适用的税率调整为10%。此外,神州细胞的技术服务收入适用的增值税不调整,报告期内均为6%。

分别考虑这些收入项目适用的税率之后,2018年租金收入的销项税额为30.34万元,而代销商品的销项税额为0.15万元。综合起来,2018年神州细胞的含税营业收入有325.06万元。然而就在这样的收入规模之下,2018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却高达10525.59万元,要知道这年已经不受分立之前应收款项回款的影响了,那么疑问就在于,神州细胞的应收款项和预收款项真的有这么大规模的变化吗?

招股书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年末,神州细胞并不存在应收账款和预收款项,也就是说,上一年年末的617.29万元应收账款已经结清,本年度有相同规模的减少;而上一年年末的4.57万元预收款项也结清,本年度预收款项也有相同规模的减少。剔除预收款项的影响,应收款项等经营性债权相当于在本年度减少了612.72万元,很显然,这并不会导致超过亿元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入。

综合起来,2018年的含税营业收入325.06万元、应收款项和预收款项变化整体金额612.72万元,跟经营活动现金流量10525.59万元之间,相差了9587.80万元。那么,如此高额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用相同的方法对神州细胞2017年和2019年1~3月的营业收入及应收款项、经营活动现金流量等财务数据做勾稽分析,也不难发现分别出现了782.27万元和90.24万元的差异。当然,前后两个期间的差异金额要比2018年的差异额小得多,进而也突出了2018年数据的异常。

采购数据混乱

除了营收方面数据存在疑点,神州细胞采购数据也是相当混乱的。

神州细胞主要采购试剂、耗材、服务,但是并没有分别披露各类采购的金额。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向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及其占采购总额的比例,我们可知报告期内神州细胞的采购总额分别有18866.47万元、19310.05万元、28232.92万元和8627.98万元(如表2所示)。

为了获得这些采购物资和服务,神州细胞必然支付相应的现金,或者承担应付账款等相应的经营性负债,这些都要在财务报表相关项目中体现出来,否则不符合财务数据相互间的勾稽关系,就容易让人对其真实性产生怀疑。

比如说,2018年神州细胞有28232.92万元的采购总额,而财务报表所体现的数据还需要考虑增值税。那么,其相应的增值税有多少呢?由于招股书并未披露各类采购分别有多少金额,无法准确知道适用的税率,如果统一按采购服务的6%税率计算,则进项税额有1693.98万元。由此可知,2018年神州细胞的含税采购总额有29926.89万元。

同期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2018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有14323.31万元,同时,预付款项比上一年增加了58万元,剔除这部分预先支付的现金影响,与本年度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出金额为14265.31万元。

将该项现金流量跟含税采购总额29926.89万元相比较,可知还有15661.58万元的含税采购额在本年度并没有支付现金,根据财务勾稽关系,差额部分将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相同规模的应付账款的增加。

2018年年末,神州细胞的应付账款只有7083.85万元,跟上一年年末应付账款2485.63万元相比较,仅新增了4598.22万元。这就意味着,在未付现的含税采购额当中,还有高达11063.36万元采购既没有付现,也没有相同规模的应付账款新增额对其形成支持。

当然,由于披露信息有限,上述按6%的税率考虑增值税影响,从定量的角度看,所得到的差异金额可能并不十分准确,但是从定性的角度看,这能够分析出其中可能存在较大的差额。假如按照17%和16%的税率考虑增值税,则根据上述相同方法分析出来的差额更大,达到了13980.77万元。总之,综合不同税率的影响,实际上神州细胞的采购数据异常金额应在1.1亿元至1.4亿元之间。

2019年1~3月,按6%增值税税率考虑神州细胞这三个月的采购总额8627.98万元的进项税额,可知有517.68万元,由此也推算出当年含税采购总额为9145.66万元。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4987.11万元,在剔除预付款项增加额469.16万元影响后,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出额为4517.95万元。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流量勾稽,有4627.70万元是未付现的采购需要在资产负债表中有相同规模的应付账款新增额与之对应。

然而,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9年3月末的应付账款为9163.20万元,跟期初金额(即上一年年末金额)7083.85万元相比较,只增加了2079.35万元而已,其余的2548.35万元并没有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同样的分析方法,我们也不难发现2017年神州细胞的采购与现金流量、应付账款之间出现了8650.72万元的差异。当然,如果2019年1~3月的采购按16%税率,而2017年采购按17%税率考虑增值税的影响,则差异金额更高,分别达到3411.15万元和10774.82万元。

总之,不论准确的差异金额到低是多少,目前的数据差异至少能表明从2017年开始,神州细胞的采购数据就很混乱,不排除有虚假的可能。就算考虑长期资产购建等其他可能存在的影响因素,也难以解释上述分析中发现的异常。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周杰伦新歌提振腾讯音乐股价背后:网易...
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已完成收购家乐福中...
百威亚太重启赴港IPO:拟募资与定价大幅...
A股上市险企今年前8月实现保费收入1.74...
"莆田系"美迪西实控人今年5次收限制消费...
董事长减持、业绩转亏 长城影视又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