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外汇 >

克逊霍尔年会落幕 美联储货币政策不比预期更"鹰"派

日前,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落下帷幕。相比去年的星光熠熠,今年全球三大央行中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以及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均未出席,只剩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独自撑场。更重要的是,德拉吉和黑田东彦的缺席,令市场无法从其讲话中探寻到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下一步货币政策走向的蛛丝马迹。毕竟,在美联储坚持渐进加息政策路线的当下,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态度更显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鲍威尔并未在讲话中详细阐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但市场依然从中寻找到了一定的线索,并且这一线索被市场解读为偏“鸽”派,这也令美元指数承压下挫。而黄金也因鲍威尔“鸽”派的表述,出现上扬行情。

加息预期并未出现重大变动

自鲍威尔正式出任美联储主席以来,他对于美国经济前景的态度一直较为乐观。在此次全球央行年会的讲话中,鲍威尔表示,在长期的复苏过程中,美国经济得到了实质性的加强。“在近9年中,失业率持续稳步下降,目前降至3.9%的水平,接近20年来的低点。大多数想找工作的人都可以找到工作。”鲍威尔进一步指出,在过去的6年中,通胀率一直低于2%的目标水平,不过当前通胀率已经出现上涨,并且接近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水平。“伴随着稳固的家庭和企业信心、健康的就业创造水平、增长的收入以及财政刺激措施的到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预计这种强劲的表现将持续下去。”鲍威尔说。

事实上,伴随着近几个月来美国经济增速以及表现的向好,市场对于美国经济是否出现过热的担忧已然出现。而对于美联储而言,如何制定货币政策令经济既不会过热也不会再次陷入衰退,是目前重要的任务,尤其是在全球贸易争端加剧的背景之下。

“虽然近期通胀率已经上行接近2%,但我们并未看到通胀率加速上行超过2%的明显迹象,并且经济过热的风险并没有加强。”鲍威尔认为,这是一个好消息,并且从一定程度上看是受助于循序渐进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

对于美联储实施的渐进加息的货币政策,鲍威尔认为仍然是合适的。“我和我的同事将继续密切关注即将出炉的数据,并且我们将尽全力制定货币政策,支持经济继续强劲增长、强劲的劳动力市场以及接近2%的通胀率。”鲍威尔表示。

综合以上信息可以看出,美联储并没有暗示加快加息步伐的意图。在鲍威尔结束此次讲话后,市场对于美联储于9月和12月再次加息的预期并未发生重大改变。在鲍威尔看来,进一步加息是保护美国经济最好的方式,并且有理由相信美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强劲。鲍威尔在此次全球央行年会上的表态,令市场认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会比预期的更加“鹰”派。渣打银行财富管理认为,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论调的稳健,证实了市场对美联储今年将再次加息两次的预期。

全球主要央行政策贴上“个性化”标签

在全球经济复苏之际,持续收紧货币政策的美联储自然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所在。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以及英国央行则因各自不同的经济状况和面临的风险,采取具有各自风格的货币政策路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联储将继续坚持渐进加息和削减资产负债表。然而,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加息政策的批评,对美联储形成了压力。尽管鉴于美联储法律地位的独立性,其政策受到特朗普影响的可能性不大。但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政府正在实施的各项政策确实对美联储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国际金融危机10年后经济结构的巨大变革、特朗普政府超常规政策的持续施压以及美国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上升,正在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构成三重束缚。而美联储的政策理性和鲍威尔的坚韧风格,则是美联储捍卫政策立场的关键力量。“展望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是否动摇,并不取决于9月是否加息,而是反映于其后的整体政策选择,尤其是要关注缩表的进程快慢。”程实表示。

另外,相比美联储的积极收紧,日本央行仍然维持着当前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变,并且表示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极低的利率水平。日本央行这一决定与日本经济增速低迷以及通胀率未见明显起色不无关系。与此同时,同样遭遇经济增速下滑的欧洲央行则采取了谨慎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态度。一方面,德拉吉在7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中,继续表示在2018年底将结束大规模购债计划;另一方面,德拉吉同时提示了当前欧元区正面临着贸易保护主义的威胁,并且通胀率前景的不确定性,也需要货币政策保持耐心。

而面临脱欧谈判和贸易保护主义双重风险的英国央行,则表现得相对积极。英国央行在8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0.75%,对经济前景向好信心的提升成为了重要的因素。不过,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再次强调,将继续坚持渐进有限的利率政策指引。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克逊霍尔年会落幕 美联储货币政策不比...
人民币中间价报价重启逆周期因子 离岸...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710元 下...
人民币汇率四连升 专家称年底前还将回升
央行李波谈人民币汇率:保持汇率弹性的...
委内瑞拉启用新货币应对恶性通胀